首   页 关于东江 东江动态 行业资讯 产品展示 东江技术 检验检测 在线交易 人力资源 行业标准 English
生物柴油国标正式实施 原料瓶颈问题依然难解
日期:2014年10月21日  浏览:22489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生物柴油国标正式实施 原料瓶颈问题依然难解

      目前我国已有数十家生物柴油企业,总设计能力超过300每年万吨。然而,原料短缺使企业无法展开大规模生产。目前中石油、中粮等企业正尝试与国家林业局合作,大量种植野生油料作物来解决原料问题。

  5月1号,由国家标准化委员会发布的B100生物柴油国家标准(简称国标)将正式实施。这是我国生物柴油的第一个国家标准,虽然只是推荐使用而非强制,但作为生物柴油产业正规化的第一个标准,意味着这种替代能源将在官方认可下正式登场。
  “国家目前还正在组织制定B5和B10生物柴油的国家标准,这是具体指导成品油零售系统的标准,预计将于今年底或明年初发布。”国家发改委可再生能源处一位官员对记者透露。

  B5或B10与B100的区别在于,B100指的是100%的生物柴油,一般不直接使用;B5或B10则是可供机动车直接使用的油品,分别表示生物柴油与普通柴油以5∶95或1∶9的比例调兑。因此即将出台的B5和B10生物柴油国标显得更具现实意义。

  张永光是中石化科学研究院燃料油产品及添加剂研究室主任,正是此次B100生物柴油国家标准起草工作的负责人。据他透露,生物柴油未来发展规划也正在制定中,国家鼓励生物柴油的发展和使用的大方向是明确的。

  他同时还透露,从目前我国生产的生物柴油质量来看,绝大部分达不到国标的要求,我国生物柴油的发展正面临诸多难题。

  达标难

  “B100的国标主要是参照美国的标准制定的,要求比较高,国内现在能够达标的企业很少。”国际权威的检测机构SGS石化部技术经理龚坚强说。

  据龚解释,目前我国生产生物柴油的企业各自有自己的生产标准,但都达不到国标的要求。比如,国标中对生物柴油的氧化安定性的要求在大部分企业标准中都没有,而国标对游离甘油含量,总甘油含量、硫含量等方面的要求都高于目前国内出产的生物柴油。

  “国内的生物柴油很难达标,主要原因在于绝大部分厂家使用的是地沟油或者下脚油作为原料。他们把这种油酯化一下,就可以制成‘生物柴油’。主要流通在不规范的乡村加油站,或者在锅炉房里做燃料。”SGS石化部副总监林声敏说。

  近年来,由于大量作为生物柴油的炼制原料,地沟油身价倍增。从原来的每吨1000元左右飙升至现在的每吨3000元。以产出的“生物柴油”每吨4500元计,盈利空间还是相当可观的。

  而在欧洲,由于使用菜籽油炼制生物柴油,导致生物柴油成本过高,市场价格与成本价长期倒挂,政府一直给予专供生物柴油原料的菜籽农和生物柴油生产商一定的补贴。

  原料瓶颈

  在国外,生物柴油已经成为重要的替代能源。而在中国,生物柴油的概念虽然被炒得很热,但产业规模至今只能以十万吨级计,具体数额说法不一。张永光认为去年的产量为10万吨左右,而SGS则认为是50万吨。比起我国1.8亿吨的成品油年消费量,生物柴油的规模显然微不足道。而另一种替代能源———乙醇汽油在国家的大力推动下,去年的产量已经达到1200万吨,在全国9省市全面使用,约占我国汽油消费量的1/4。

  “生物柴油发展的关键问题是没有原料。”张永光说,“企业在投产生物柴油项目的时候并没有很好地考虑到原料来源问题。”

  据张永光介绍,目前欧洲的生物柴油主要以菜籽为原料,美国主要以转基因大豆为原料,而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国家则主要以棕榈油为原料。

  “欧洲对食用油的需求量远小于中国。”张永光说,“多余的菜籽油可以用来炼制生物柴油,但在中国是不可能的。”在我国,菜籽,大豆,棉花籽等农作物是提供食用油的主要原料,每年尚且要从国外大量进口这类农产品作为食用油原料,不可能将其大规模用于炼制生物柴油。棕榈油很适合炼制生物柴油,但我国的气候不适合生长棕榈树。

  “现在看来,推广一些野生植物作为我国生物柴油的原料是比较符合国情的,”张永光说,“我国大量的荒山可供种植麻风树,黄连木,蓖麻,核桃树等油料作物,我国可能会走上种植野生油料作物来生产生物柴油的道路。”

  目前,一些大型国企已经开始了这方面的尝试。今年4月,中石油与国家林业局签署了发展林业生物质能源的框架协议。拟投资20亿元,到2015年在四川攀枝花市建设180万亩麻风树生物柴油原料林基地,并建设相应加工能力的生物柴油加工厂。而中粮集团也与林业局签署了类似的协议。

  “这只是一种尝试和开始。”张永光说,“树木生长需要时间,短期内不能直接变成油。从目前来看,生物柴油的原料问题还无法解决。”

  发展困境

  “去年兴起了一阵生物柴油热,”龚坚强说,“原因有三点,一是大家都在赌政策,觉得国家一定会支持生物柴油的发展;二是很多企业看好欧盟市场,认为自己可以出口到欧盟;三是当是时国际原油价格很高,替代能源有利可图。”

  于是生物柴油项目纷纷上马,产能快速扩张。目前我国已有数十家生物柴油企业,多个生物柴油项目在建,总设计能力已经超过300每年万吨,其中不乏50万吨/年以上的大规模项目。

  然而,原料方面的短缺使企业无法展开大规模生产,而尚未成气候的产能也使国家在政策制定方面有些犹豫。国家的制度保障不够,没有正规的零售渠道,又反过来使企业生产和销售受阻。已经上马的生物柴油项目的开工率普遍很低。以安徽国风生物能源有限公司和南京清江生物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为例,这两家公司年产60万吨和75万吨生物柴油的项目于分别去年底建成,但预计今年产量不过几万吨。

  在出口方面,用地沟油生产出来的生物柴油很难达到欧美国家的标准,出口很困难。SGS是我国目前屈指可数的具有生物柴油检测实验室的检测机构,相关人士表示,去年我国生物柴油的出口量不过数万吨。

  “今后即使指导零售的B5和B10标准颁布了,生物柴油的发展规模还是很有限。”张永光说,“欧盟使用生物柴油的主要目的是为了环境保护、减少温室气体的排放量。但在我国,可能更多地是考虑到退耕还林后林业工人或农民的收入问题,鼓励他们种植油料作物。但是用这种野生植物为原料,也存在着诸多问题。如何种植,怎样提供技术支持,产品销售渠道和价格等都尚未不清楚。同时还存在着树木生长周期长、农民积极性不足等问题,短期内还很难支撑起生物柴油的规模化生产。”张永光说。

  联系我们 | 站点地图 | 法律公告| 友情链接 | 网站管理 浙江东江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浙ICP备000233